主页 > 能源航天 >跟大甲妈祖遶境累惨 >

跟大甲妈祖遶境累惨

能源航天 2020-05-29 766
跟大甲妈祖遶境累惨

※本篇【小柠檬】专栏文章内容为投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职业:我是民俗作家

文/宴平乐

2019年,适逢台湾「白沙屯妈祖」、「大甲妈祖」两大天后,同时出巡遶境。

一位往北港、一位往新港,但是其实殊途同归都是南下,所以整条路上不仅仅是大甲镇澜宫的阵头、点心摊,还多了许多白沙屯拱天宫的点心摊。

两位天后的大轿虽然一路上都没有相遇,但是毕竟妈祖婆都是林默娘,所以尊敬的心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,只是可能因为我一直没有跟白沙屯妈祖结缘的机会,所以把假期都留给了大甲妈祖遶境。

而今年跟着大甲妈祖遶境回来后,特地跟内子去了一趟拱天宫。

记得那时在西螺福兴宫出来,走了几小时到新天宫新社妈,虽然在福兴宫小憩一会儿时有洗个澡,但出来时看着子时(晚上11点到凌晨1点)的夜幕低垂,我们已是睡眠不足,加上连续步行两个日夜,体力摇摇欲坠、昏昏沉沉。

算到吴厝妈那边,至少还有两、三个小时的路程,为了怕内子体力不支,离开新天宫后又是整条黑灯瞎火的产业道路,我怕重蹈前几天拦不到接驳车的覆辙,因此我决定在新天宫等接驳车,到时候先让内子上车搭到吴厝等我们。

跟大甲妈祖遶境累惨


▲一路上都昏昏欲睡的我。(图/摄影王家兴提供,请勿随意翻拍,以免侵权。)

但是这一段路就是这样,接驳车不是想搭就有,有时候好不容易等来一台,结果上面坐满了人,只能摸摸鼻子低头继续往前走。

就这样,我们吃饱喝足坐在雨棚外,新天宫外人来人往,偏偏一辆接驳车都没有,看着时间越来越晚,大轿起驾的时间越来越近,焦急的内子不想拖累大家的前进速度,决定强忍着疲惫继续前进。

结果没想到走到路口,一辆没有人的接驳车就缓缓开过来,我赶快上前拦了接驳车,问他们能不能载内子一程,没想到这群香客非常热心的吆喝内子上车,告诉我他们要回虎尾,由于途中会经过吴厝,他们便答应我把内子放在吴厝下车。

我对这群热情的香客万般感谢,那种受人帮助的感觉,就好像在海中抓到一枝浮木,漂着、晃着,渡我们穿过了一段又一段的骇浪与惊涛。

我问他们是不是一路上接了很多随香客,他们摇摇头,并且告诉我,其实他们是跟白沙屯妈祖出来遶境的,因为白沙屯妈遶境与大甲妈不同,他们晚上驻驾之后,是会休息整个晚上,隔天早上到了某个时间之后,再整团集合跟着妈祖大轿一起出发,所以晚上的时间,他们是虎尾人就开车回家,睡足了之后明天早上再开车回来继续跟妈祖。

跟大甲妈祖遶境累惨


▲遇到阴凉处,倒头就能睡。(图/摄影王家兴提供,请勿随意翻拍,以免侵权。)

燃了九柱清香礼佛,在人声鼎沸的拱天宫,内子整理裙襬,盈盈下拜。

不论白沙屯妈祖还是大甲妈祖,其实妈祖婆都是慈悲、严厉,纷争在人不在神,而在这漫长的人生旅途上,只希望求一个知足常乐、平安是福。

跟大甲妈祖遶境累惨

职业│主题投稿 你也有不吐不快的工作奇葩事吗?现在来投稿,发洩负能量、还有机会成为驻站作家,下个主打星就是你!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